ag接口是免费的·横店之王徐文荣如何打造中国好莱坞

ag接口是免费的·横店之王徐文荣如何打造中国好莱坞

ag接口是免费的,《人物》5月刊内容精彩呈现:

横店报道的线头埋在去年夏天。当时曹云金在横店拍戏,我过去探班,拍戏间隙,他回到房车或者剧组搭好的凉棚里休息,我们就利用那段时间进行采访。在现场,我看到很多胸前印着「卒」字的人。候场时,他们就坐在石头上等。我和他们攀谈起来,却没有那种预设的苦兮兮的感觉,他们多是农村打工者,在这里享受着工厂里没有的那种自由,享受着参与到一个魔幻光影世界的新奇感。当然有抱怨,但这种抱怨,在任何需要艰苦付出与有阶层落差的地方都存在。

我想写他们的故事。与其中几位留下了联系方式。在后来赶稿的日子里,看他们在朋友圈里变身成为不同的朝代的人,给我带来了非常多的乐趣。

直至我再次重返横店,我才意识到,这里有太多人都有群演经历。一个本地滴滴司机说他曾去演过几次;客栈老板惠祥意说他2002年就来横店当群演了;就连导演李海鹰也是从群演之中一步步走出来的。

当我们谈论横店时,影视城的奠基者徐文荣是一个不容回避的人物。有了他,才有了后来的一切。在1996年建造第一座影视基地广州街之前,他已经是很成功的农民企业家,但横店仍然是一个地图上找不到的地方。影视产业的开拓,对于横店民众带来的改变更大。随着人口涌入,配套需求增加,一个城镇逐渐繁荣起来。

我们很容易把横店当作一个山寨物的集结地,某种程度上,这里输出的影视剧,加深了这种刻板印象。公平地说,从审美与工艺上看,那些复制的古建筑有极具匠心之处。而作为一个商业模式,横店的成功更值得探究。在影视基地建设的赛道上,它是后发者,也没有央视资源扶持,但不可否认,它如此不同,它已经是一张文化名片。

这就是我们操作这个封面的原因了:个人与群像,火炬与基石,小人物与大时代,他们放在一起,这才是一个完整的横店故事。

关于横店影视城的起点,一个广为流传的版本是这样的。谢晋想拍香港回归献礼大片《鸦片战争》,在全国各地造景无门,最终求助于徐文荣,双方一拍即合。横店所在的东阳,正是盛产能工巧匠的木雕之乡,不愁人力。上百个工程队同时开工,3个月后,广州街拔地而起。除了官府、民宅、当铺、赌馆、妓院、烟馆等160多座建筑,还包括珠江口岸,再现了鸦片战争前后广州的市井风貌。

在张大帅对《人物》的讲述中,过程大致如此,只有一些小小的偏差。1995年底,他随谢晋去东阳卢宅选外景,消息被徐文荣得知,主动邀请他们顺道来横店。那时,徐文荣已经建起封神演义宫、大智禅寺等旅游景点。这些景点对外吸引力有限,名字也不伦不类,比如大智禅寺所在地被徐文荣命名为「天堂村」。

在酒桌上,徐文荣非常热情,承诺为谢晋造景。双方相谈甚欢,但张大帅回忆,离开时导演一上车,就双手一甩,「这地方怎么拍啊?没法拍啊。」

一切原本可能就在那一刻结束了,但徐文荣视锲而不舍为一种美德。他原本不知道谢晋是谁,但他知道香港回归是件大事。「人家紧着来追,紧着问。他们追到了北京,又到了上海,咱们谈。」张大帅说,「谢晋个性也很要强的。结果呢,就谈妥了。」

只有一点小小偏差:一个版本里,徐文荣没有拒绝送上门的机会;另一个版本里,他用尽最大努力去抓住机会。

广州街的真实建造时间超逾半年,当然按徐文荣的计算方法也没有错,除去风霜雨雪等恶劣天气影响,他对外宣传用时3个多月。事实上,1996年8月,开机仪式启动后,广州街外观已成,内部修建还在进行。因为电影要求同期录音,一旦拍摄要拿着对讲机喊话,让施工队暂停。

谢晋心气极高,每个部门都要调用业内最好的人选——这也是张大帅被选中的原因,他与导演分属体制内不同电影制片厂。在制景细节上,谢晋也近乎苛刻,筑墙只能用青砖,红砖不可以,屋顶瓦片要用木柴烧制。道上的石板,一定要真的、旧的,新烧好做旧的不可以。

徐文荣唯有派人去偏僻田野挖旧坟,去到各个乡里购买砖瓦。「当时都开着拖拉机,还翻下去十来个人。」他回忆,「实际上青砖价格又高,筑起来以后,只露了一点点出来,不要那么多。我说你们真混蛋。」他承认,后来由他主导造其他古城,不必要的细节可以变通。

广州街之后,他创造的第二个景观是为电影《荆轲刺秦王》量身打造的秦王宫。本质而言,这仍然关于如何抓住转瞬即逝的时机。1997年,张大帅刚刚入职徐文荣旗下,他从北影厂一个朋友处听说,导演陈凯歌的团队,用4年时间考证、制作图纸,但由于资金出了问题,河北易县的景没造起来。汇报后,徐文荣让张大帅马上去见陈凯歌。当时交通尚不方便,张大帅坐班车去杭州,结果没有航班,他再去上海,买第二天最早一班飞机去的北京。

有了《鸦片战争》的先例,陈凯歌对于由横店来接手造景的提议,表现出兴趣。徐文荣知道后趁热打铁,「他们不用来,我们到北京去。」在北京的一个宾馆里,双方见面,合作促成。

「开始的时候,我们也不会设计。我们负责建筑,出钱。」徐文荣说。至于把场景「做旧」与内部陈设,是剧组需要考虑的事情。

秦王宫占地800亩,包括99级台阶的四海归一殿,和周长2.5公里的城墙,比广州街难度更大,需要炸掉8座山头。工程到了一半,水渗出来,炸药放进去总是变成哑炮。「后来大家想办法,有人提出来,用避孕套。」说到这一段,徐文荣忍不住地笑,「男子用的避孕套,懂吗?三个县的避孕套全部买光。一炸就炸开了。」

「我们这个老板是经常下工地。他儿子不是,有领导来了,他才陪一回。」张大帅说,「他跟我谈事也是,不在纸上谈,现场谈,到那儿谈,看过之后,这么办这么办。」

特写:周梅森 人民的作家

他一生努力追寻自由,自由也赋予他更广阔的人生。

特写:何冰 上帝扶着我

何冰是幸运的,人生第一次走上舞台就获得了一个演员一生当中都想获得的感受。

特写:王坚 一个预言家的命运

10年前,他是著名的忽悠了马云的「骗子」,如今,他成了抓住风口的「先知」。

在女婴流产率极高的印度,东北边境的梅加拉亚邦是唯一生下女孩儿人们会开心庆祝的地方。

这里奉行的是母系社会制度,堪称女人的天堂——当家做主的是女人,掌管着财政大权的是女人,而男人们只有听着的份儿。至高无上的女性地位给这里的女孩带来了非同一般的自信,却让男人们变得越来越无用和懒散。

购买本期《人物》:https://detail.tmall.com/item.htm?spm=a220z.1000880.0.0.uxwosd&id=550290113977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