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b申请帐号·中国最神秘的学派,原本天下皆知,一夜之间神秘消失,不知去向

ibb申请帐号·中国最神秘的学派,原本天下皆知,一夜之间神秘消失,不知去向

ibb申请帐号,大家都知道战国时期有个墨家,创办人叫墨子,是个极其厉害的人,擅长于攻城守城,前些年还有一部电影叫墨攻。当年墨家跟儒家都是战国时期的显学,门徒众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后面,墨家神秘失踪了。

墨家去了哪里?为什么神秘失踪?

我的朋友鸿七龚写了一本《墨藏》,为你揭示这背后的秘密。、

现在,就把墨藏的开头发上来,请大家阅读:

我爷爷姓罗,是位出色的地理学教授。20世纪80年代,他在国家级报刊上发表了一篇学术文章,内容是关于墨家的一点猜想。墨学曾是战国时期三大显学之一,鼎盛一时,秦后不明原因地失去光芒,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两千多年来,记载墨家的史书凤毛麟角,司马迁的《史记》也只记录了二十四个字。清代有本《道藏》,收录了一些墨学内容,说起来也只是细枝末节。因为墨学在历史中残破的记载和已无痕迹可循的现状,爷爷的这篇文章并没能引起国内学术界的重视。

但是,在发表文章后的第二个星期,爷爷却收到了一封匪夷所思的来信,信的内容非常简单,他却看得激动万分,以至于把自己关在书房两天两夜都没出来。信的内容如下:

尊敬的罗教授:

您好!

两周前,我在报纸上看了您写的关于墨家的文章,心潮澎湃。几年前,我意外得到了一本作者不详的手抄本,得到的过程机缘巧合,各种细节恕不细表,手抄本里涉及许多神奇莫测的墨家秘闻。

因为不能辨别真伪,内容也不易令人信服,甚至还涉及一些所谓的迷信,不便拿去墨学研讨会公开。如今看到您作为一个地理学专家,提出了一些地理上有据可考的言论,我冒昧提笔给您写下这封信,希望您能够指点迷津……

墨学民间学者

1984年5月15日

不知道那两天爷爷在书房里都做了些什么,两天后的中午,他突然拎着个旧皮箱冲了出来,跟奶奶说要出趟远门,还说发现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大秘密,如果能继续调查,他可能会成为历史上最接近墨家真相的人!奶奶一听火了,这话爷爷可能对她说过七八遍了,奶奶说你又不是历史学家,搞那墨学研究干吗?爷爷一听也火了,老两口当场闹翻,爷爷甩袖而去,一走就是一个多月,音信皆无。就在家里忙着要报警寻人的时候,爷爷突然回来了。

站在门口的爷爷破衣烂衫,蓬头垢面,脸色土黑,精神恍惚,进门后一头倒在沙发上睡着了。奶奶看到他身上有很多奇怪的符号,好像是有人用刀子刻上去的。有的疤没有长好,红肿发炎,奶奶心疼得要命,边哭边要去擦。刚碰一下,爷爷一个翻身猛地惊醒,捂着身上的那些符号说这是自己用刀记录下来的全世界最宝贵的东西,绝不能碰!说完他又冲进书房锁上门,里面一阵翻弄资料的声音。奶奶哭着给我爸打电话说爷爷疯了,我爸连夜赶来撬开门,发现爷爷躺在书房的水泥地上又睡着了。两人把爷爷抬上床守了一天一夜,爷爷终于睁开了眼。

他告诉我爸和奶奶,自己到西安附近的一个县城,用了快一个月的时间才找到这位民间学者,跟他见了面。那学者先是迫不及待地问了他很多问题,然后叹口气,说自己觉得那手抄本很不平常,就在自家墙上挖了个洞把它藏在里面,不巧赶上村里闹水灾,自家的房子连墙带手抄本全部被洪水冲没了,只剩下自己记录的一些摘要,说可以赠给爷爷。爷爷现场看了几眼摘要的内容,觉得没有多大意义,就让他自己留好,告辞了。

我爸和我奶奶眼睛瞪得老大,心想这老爷子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这是在骗傻子呢?但是爷爷就只告诉他们这些,对自己身上的伤口等其他事闭口不谈。更令人费解的是,从那以后三十年的岁月里,爷爷竟彻底放弃了他热衷了半辈子的墨学研究。

直到我二十岁生日的时候,这事又意外地被翻了出来,我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意外

爷爷身体一直很好,虽年过古稀,却还总出差讲学。我二十岁生日那天,爸爸突然哭着打电话告诉我,西安户县发现了爷爷的尸体,他正从国外赶回来。当时我在西安交大念书,听到噩耗如晴天霹雳,忙赶往现场。

停尸间站满了公安人员,爷爷的尸体惨不忍睹,身上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肉,好像被实施了残暴的剐刑。我在他恐怖的尸体前泣不成声。

因为要做笔录和常规调查,我被带到公安局。一个岁数跟我差不多的小公安把我带到一间办公室,他眉清目秀,面色白皙,两只大眼一刻也闲不住,总是东张西望。

小公安随手递给我一根烟,安慰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别太难过,小罗同志,我们所有人不都是向死而生吗?”

“是谋杀吗?为什么出动这么多公安?”我红着眼问他。

小公安摇了摇头,脸上也是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

“知道你爷爷为什么来这儿吗?”

“他们学校的事儿吗?”

小公安又摇摇头。

“看来这是他单独秘密行动的。知道他是户县的老客人吗?”

“老客人?”我惊讶得张大嘴巴,当时的我还并不知道20世纪80年代那会儿爷爷的传奇故事。

“村民在清凉山马鞍岭附近发现了他,应该是昨天晚上的事儿。他的胸口被刺穿,刺穿他的东西有点奇怪,具体情况还不能告诉你。”小公安欲言又止,递给我几张现场的照片,拿起笔和本子,“你看看,能提供点什么线索吗?”

我看着照片上趴在泥土中的爷爷,他的衣服几乎破烂,又是一阵伤心。突然,我的目光落在一张只照了爷爷上半身的照片上,他的右手拇指和无名指对在一起,其他三根手指伸直。这个手势我记得,小时候在爷爷家玩捉迷藏,那是我们两个的专用手势,暗示奶奶的藏匿地点是书房。他临死的时候摆出这个手势,是偶然还是暗示?

“罗莫伏,你的名字挺有意思的,是你爷爷给你起的?”小公安并没注意到我脸上表情的变化,我点点头。

“三十年前,罗老曾是中国墨学研究会的顶梁柱,在海外都有些声誉。不知什么原因,他突然放弃了墨学研究。听到你的这个名字,我浮想联翩。在《广雅》中‘伏’是‘藏’的意思。罗莫伏,你爷爷给你讲过关于墨学的事儿吗?”

“没听他说过。为什么这么问?”

“你知道墨子曾著有一本奇书吗?”

“《墨经》?”

爷爷虽然没有讲过,但是我在大一时选修过国学。

“不,是《墨子五行记》,说的大概意思是:墨学的变化之术,大者唯有《墨子五行记》,本有五卷。其法用药用符,乃能令人飞行上下,隐遁无方,含笑即为妇人,蹙面即为老翁,踞地即为小儿,执杖即成林木,种物即生瓜果可食,画地为河,撮壤成山,坐致行厨,兴云起火,无所不作。”

“能不能不扯这些啊!”我有些烦躁地站了起来,“查明我爷爷到底被谁杀的,这不是你们应该做的事儿吗?扯墨学出来干什么?是不是你们没本事,要用玄学来结案?”

小公安被我说急了,也忽地站起来:“别以为我们都是吃干饭的!扯上这些,是因为刺伤你爷爷的武器,在我们这个时代根本不可能存在,但是却跟墨学有很大的关系!”

“你们还真的要用玄学结案啊?”

我们两个正在嚷嚷,突然外面一阵喧哗。窗外很多村民,各个表情愤怒,看样子就要跟门口的公安打起来了。

“你不要出去。”小公安表情紧张地走出门。我听到“咔嗒”一声,他居然把我反锁在里面。我心里一惊,难不成这些村民是冲着我来的?我随即偷偷趴在窗口向外张望。

村民当中有个高大魁梧的年轻人特别显眼,年纪有二十多,看起来温和可亲。这男的像他们中带头儿的,村民们的眼神不断瞥向这个男人,征询着他的意见。

我把窗户偷偷撬开一条缝,他们的声音逐渐清晰。

“没想到这老家伙年年来这里,是心里有鬼啊!”

“他装好人做好事儿居然骗了我们三十多年!”

“杀人凶手!偷东西的贼,死了活该,这是报应!”

“让他们家人把东西还给我们,不然整个东牙村的人都饶不了他们!他孙子不是在这儿吗?不还东西弄死他!”

还真是冲我来的!我心里一惊,不由把脑袋低下一寸。爷爷出了事儿,我竟然还成了众矢之的。

“行了行了,在公安局门口想弄死谁啊?”几个公安在门口维持着秩序,“我说事儿够多了,你们别添乱了,赶紧回去。耿天赐,你可是有学问的,不能跟他们一样啊。”

耿天赐从怀里掏出个破旧本子和一信封,小心翼翼递给年纪偏大的公安,动作轻柔温和:“这是狗蛋子刚给我的,说昨晚喝多了忘了送来。”那公安一看,脸色大变,连忙转身进楼。很快门被打开,他进来把那封信递到我手里。

“是你爷爷的笔迹吗?”

我接过信。信上的字迹看起来很像爷爷的笔迹,落款是两天前。信很简短,是写给一个叫耿天赐的人。

信的内容提到三十年前,耿天赐的爸爸耿详给他写了封信,说得到一本关于墨学的手抄本,爷爷千里迢迢来户县找他,他却说手抄本没了。凭经验,爷爷觉得耿详在说谎。他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跟踪了耿详。白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耿详肯定要跟家人讨论一番,所以晚上爷爷偷偷摸到他们家窗下碰碰运气,果然听到耿详正跟老婆激烈争吵。耿详说城里的科学家亲自过来,说明这手抄本一定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一定要藏好。他老婆骂他着了心魔,儿子天赐刚出生,好好种地养家才是正事,这东西他留着也看不懂,不如拿去给人家科学家做研究。耿详大骂老婆鼠目寸光,说明天一定去找个地方把东西藏好。他老婆说你还能找什么地方,准是你们家祖坟那儿。

爷爷进行了几天的思想斗争,觉得这东西被藏起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出于对历史偏执的热爱,爷爷思前想后犹豫了好多天,最后还是忍不住犯了错误。他偷偷回到户县,找到耿详老婆所说的耿家祖坟,发现手抄本,挖出来拿走了。碰了人家祖坟,比偷走人家的宝贝还缺德,爷爷回到家里寝食难安,熬不过良心的谴责,也放弃了研究。爷爷因为怕工作和名声受影响,也不敢将手抄本送回来。后来就听说耿详在那个地方找不到东西,疯疯癫癫居然跌落山下摔死了。爷爷更是愧疚,认为自己也有间接责任,所以一直暗中照顾耿家。

爷爷说自己年岁已大,也承受了大半辈子折磨,不想带着秘密入土,所以此次下决心将这陈年旧事坦诚说出,希望得到耿家人的原谅,并将手抄本一并还回来。

我看得目瞪口呆,突然想起了什么,“啪”一拍桌子。

“爷爷还了本子就出事儿了,难道不是那些人贼喊捉贼?看他们现在那么愤怒,应该好好调查一下他们,尤其是那个叫耿天赐的!”我对公安说笔迹八九不离十,但是这刚好是作案动机啊。

那老公安没回答我,却站起身从后面档案柜里拿出一个档案袋放在我面前,档案上写着两个大字:“悬案”。我奇怪地打开一看,受害人的名字居然是耿天赐的爸爸耿详。

“他们这么激动,是因为耿详并不是自己跌下山摔死的。根据他摔下去的姿势和死前的迹象,专家给出了鉴定结果——他是被人用力推下山去的。耿详在村里很受大家尊敬,村民一直因为我们找不到凶手而埋怨我们,这是我们最头疼的悬案。”

我心想难不成爷爷还从受害人变成三十年前的凶手了?看到老公安手里破旧不堪的手抄本,我琢磨着这都还了怎么还嚷嚷着让我们把偷了的东西交出来呢?

正想着,一块大砖头从窗外砸碎玻璃飞进来,窗户被人从外面拉开一条缝,有个村民看到我立刻大喊:“这孙子在这儿呢!”几个村民叫喊着已经翻身从外面跳了进来,其中一个走上来拎住我的衣服领子嚷嚷。

“把‘二宝三籍’还给我们,不还就别想走!”

“你们有完没完!”老公安“腾”地站了起来,但是场面已经失控了。

“什么‘二宝三籍’?”我突然想到爷爷临死时摆出的手势,难不成爷爷还一起偷走了其他什么宝贝放在我家书房里吗?

“别装了!你爷爷是墨学专家,你会不知道‘二宝三籍’?”一个人上来给了我一个大嘴巴,把我打得脸上火辣辣的,“你爷爷是小偷儿,你这孙子肯定也不是好东西!”

那村民又要上来打我,我一脚将他远远踹开。我从小体弱多病,九岁的时候被妈妈下狠心送去少林武术学校学武,无论多苦多累都没有半途而废,几年下来体质好了不说,还练得一身好功夫。但我这一举动很不明智,他们人多且都失去理智,一伙人很快疯狂扑了过来。

手抄本的秘密

“都别动!”只听后面一声大喊,村民停下来,耿天赐从他们身后慢悠悠走到我面前。我看得出他眼中潜伏的怒火,那是我生平见过最深的仇恨,好像一只恶龙,一张嘴就可以把方圆百里的所有东西烧得渣也不剩。但是,这怒火之中仍然带着那种他特有的温柔劲儿,看得人心里发痒,想要扇他。我心想这人不会是从小被妈妈带大,家里没男人做榜样,所以养成这么一副德行吧?不过,爷爷间接让他出生就没了爸,不知他是在怎样的痛苦中长大。就凭这一点,我也能确认他对爷爷恨之入骨。

我像看凶手一样看着他,他也像看凶手一样看着我,我的恨阳刚,他的恨阴柔,我们四目相对,竟然生出很多异样的情绪来。

“你不知道二宝三籍?”耿天赐眼里的愤怒和仇恨突然被一种可怕的淡定和温和取代。

“爷爷放弃墨学研究很久,奶奶嘱咐我们在家里提都别提,我怎么可能知道?你们不觉得这样做是对死者的不敬吗?”我握紧拳头,真想给他一下。尤其他这男不男女不女的鬼样子,让浑身我起了鸡皮疙瘩。

“天赐,别信这孙子,三十年前他爷骗了你爸,别让他再骗了你。你妈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可不能犯傻了。”

“算了,他没说谎,你们问他的时候,我也看得出来。”耿天赐突然扭过头去轻蔑地说。我惊讶地看着他,甚至有些愤怒,心想怎么变脸那么快,这就变成要赦免我的大圣人了吗?

“天赐,这二宝三籍的事儿,只有你爸还有他爷爷知道得最清楚,这孙子怎么可能不知道?”

“谁说的,我也知道啊。”刚才跟我说到墨家的小公安再次站了出来。

“墨家有一府、二宝、三籍、四术嘛,谁不知道?一府,就是墨家的隐灵洞府。二宝,一是寒星剑,这是墨家钜子南寒星所制,此剑为天降陨铁所炼,上有七颗宝珠,每有大事,七珠能按事情的因由及所在方位的不同自行放光,是镇府之宝,又名通灵剑。另一宝是方向针,也是用天降陨铁制成,为墨家发明,航海或在原始森林中行走,可以指示方向,比中国四大方面指南针早好多年。三籍,即《墨经》、《素书》、《墨子五行记》,其中《素书》正是黄石老人送给张良的那本兵法秘笈,张良凭借这书,帮助刘邦改朝换代灭了秦。另一本《墨子五行记》博大精深,厉害程度不亚于道术佛法。四术,即谋术、通灵术、妙工术、仙药术。”

小公安特别自信地娓娓道来,有艳惊四座的效果。村民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他身边的老公安说:“看到了吧,这是我们局里的张自成,他也就算个墨学民间爱好者,都知道这么多,何况别人了。别以为这事儿就两人知道,你们别闹了!”

张自成也转头儿看了看大家,脸上洋溢出一个得意的笑。“有点知识都知道,不用大惊小怪。既然天赐都说了这位莫伏小兄弟看起来不像知道的样子,你们就散了吧,砸玻璃的钱也不让你们赔了。”

“走吧。”耿天赐已经做出了决定,扭过身向门外走。

就这么结束了?我心里奇怪,这帮人来势汹汹,既没有答案,又没有要到东西,怎么说走就走了?只有两个可能,第一,耿天赐是他们绝对带头的,整件事情都是为了耿天赐而来,当事人不追究,他们就也不愿意在这么敏感的地方闹事了。第二,他们过来另有目的,但是那个目的不是为了闹事,是为了什么呢?

我站在窗前向外看着耿天赐他们,那帮村民不甘心,在大门口跟他说着什么,耿天赐低着头回应了几句,眼睛又向我这边不经意地一撇。这一眼,又恢复了潜伏着的怒火。我心里猛地一沉,感觉这家伙的智商和想法相当莫测。我又想起爷爷死得无比凄惨,心里恨恨地想,耿天赐的怀疑绝对最大!

因为要在这儿守着爷爷的尸体,回学校的时间也不方便。经过白天这事儿,我感觉自己的处境不是很安全,于是对老公安提出了一个不情之请。

“晚上我就睡公安局这里可以吗?”几个公安都笑了,小公安张自成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同志,今晚玻璃可装不上。放心,我在这儿陪你。”

吃过晚饭,计算着老爸应该正在转机,我给他打了电话,说了这里遇到的情况。老爸坚决地说信上所言是假的,很多信息都有问题。第一,爷爷三十年前回来,浑身破衣烂衫,身上刻满奇怪的符号,举止怪异无比,根本不可能像他信里所说的那样,肯定还发生了什么事。第二,爷爷现在正准备一个非常重要的学术交流会,并不是信里所说要颐养天年,不可能在这样的时间选择败坏掉自己的名声。第三,也是最重要的,爷爷如果拿了手抄本回来,怎么可能放弃墨学研究?老爸说那封信八成不是爷爷写的,也许跟谋杀爷爷的人有关,是有人精心设计的。说到那帮村民的状态,他也感觉我的处境有点危险,让我就待在公安局,明天早上他就赶到。

爷爷的事在这里算得上大事儿了,因为作案手段非常恶劣,爷爷还是老教授,所以上面下了命令尽早破案。晚上,这里仍在加班忙碌。九点多,老公安走过来,把正陪我说话的张自成叫了出去。

两人在门口的对话虽然声小,我却刻意地听到了一些。老公安说很奇怪,那手抄本上并没找到爷爷的指纹,但是那封信上却有。如果是爷爷两天前还给天赐的,这怎么都说不通。他让张自成先拿去锁进物证处,回头还给天赐。张自成问刺穿爷爷胸膛的凶器,老公安叹了口气,说出来的鉴定结果越来越奇怪。伤口的形状、伤口上面残留的物质简直匪夷所思。我听那张自成小声嘟囔着是不是墨家寒星剑,被老公安拍了下后脖颈子,警告他再说话不着调就不让他做刑侦,说完骂骂咧咧走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张自成才回来。他一进来就两眼直勾勾盯着我,脸上异常诡异,过了好一会儿,他呲牙一乐。

“小罗同志,我比你大一点儿,你可以叫我成哥。”

“成哥,太晚了你走吧,不用在这陪我过夜。”我对他一个劲儿胡扯爷爷的案情也不是很乐意,敷衍地点点头。

“你也别在这过夜了。”他眼睛一闪,好像在憋着什么主意,坐到我身边,把椅子挪过来紧紧靠着我,脑门子上都是汗。

“我说小罗同志,你想过没有,为什么那手抄本,会被一个东牙村的耿详得到?又为什么你爷爷会死在东牙村附近的清凉山?为什么耿详会无缘无故被人推下山?究竟有什么蹊跷?那手抄本上,究竟写了些什么?”

我想起我爸告诉我爷爷从户县回去疯癫的事儿,觉得张自成倒是提出了几个好问题。但是看着他的表情,我觉得不对劲儿了。

“成哥,你是不是送手抄本去物证处的时候,自己偷看了?”

“别瞎说!我们警察怎么能做那种事儿。”

我看着他紧张的表情觉得好笑。“成哥,手抄本也没有被定义成国家机密,你就翻翻看也不犯法。你觉得是个宝贝,是因为你喜欢墨学,你紧张什么?你倒说说,让那帮村民对爷爷产生那么大仇恨的手抄本,究竟写了些什么?”

这张自成明显对我有事相求,表现出坦诚和信任的姿态。

“好吧,我就跟你透露一点儿。先说墨家吧,你肯定也知道,这是个非常缜密的组织,有领袖,有信仰,有规章制度。历史上的约法三章,说的就是墨法。墨家的每一任领袖叫钜子,钜子不是世袭制,而是由上一任挑选确定,每一代钜子肩负着重要的时代使命。这手抄本来自民国一位墨家钜子。哎,也就是耿详得到了又不懂,狭隘地当成宝贝藏起来,如果你爷爷真的拿了这手抄本并公布于世,那将掀起墨学的巅峰讨论,这价值在整个世界都是无法用言语衡量的!”

“手抄本的存在,如果所言属实,结结实实地颠覆了两个历史真相。第一,有人说墨家在秦后就灭亡了,从此在中国两千年历史中销声匿迹。但手抄本证明了墨家不但没有灭亡,而且至少传承到民国,甚至现在都可能还有墨家,还有钜子,这是多么振奋人心的事!第二,人们大都认为只有墨家思想才是历史的精华。这是狭隘的。手抄本中的确记录了我说的一府、二宝、三籍、四术,虽然这些有点儿过于神秘,也有迷信色彩,但它毕竟是中国最出色的隐藏最深的国学传奇。除了“万事莫贵于义”的墨家思想,墨家更厉害的还有“四术”

“我们先说谋术。墨家的谋术博大精深,无可匹敌,强大到你根本无法想象。手抄本中记录了墨家最终帮助秦国统一天下的事实真相,这跟我们所了解到的历史是吻合的。而且,在随后秦统一天下的十三年里,一方面墨家看到秦国暴政带来百姓苦不堪言的社会现状,另一方面,从秦始皇开始,统治者就已经因极度惧怕而遏制墨家的发展和壮大。秦末,墨家弟子张良通过谋术帮助刘邦推翻了秦国建立汉朝。想想看,从古到今隐藏着多少墨家改变历史发展的真相!”我摇摇头。“不对,张良怎么可能是墨者呢?这是墨家往自己脸上贴金呢。”

张自成不高兴了。“你真是不懂,张良铁定是墨家弟子的,就跟你说几个简单的历史证据你就服了。第一,刘邦当年与百姓“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者刑,盗者治罪,这实为墨家的墨者之阖。第二,刘邦平定天下后实行与民休息的政策,减轻税赋,全国实行大节俭,朝庭不得奢磨,历史上不少学者把此种政策认为是墨家思想。第三,张良不贪图富贵,刘邦要封张良三万户食邑,张良婉拒,这也符合墨家功成身退的规矩。第四,张良晚年离开汉室留言“愿弃人间事,欲从赤松子游。”在《神仙传》里面记载,墨子八十二岁隐居后曾随赤松子游天下,可见神仙赤松子应该是墨家依托出来的仙人。”

“如果这是真的,那墨谋岂不是能翻云覆雨,只手遮天了?”我几乎被他说服,听得心潮澎湃,也跟着拍案叫绝。

“你怎么褒义词贬义词都用啊,都换褒义!”张自成皱了皱眉,看得出他是一个多么热爱墨家的人。

我有些错愕,“成哥,你说的这些,难道都是手抄本上写的?”

“想不到吧?手抄本上还叙述了墨谋在中国历史上的重大作用以及一些相关的墨家人物,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想象不到的人都在墨家钜子的行列中。”说到这里,他得意地看了我一眼。“能想象吗,墨谋在历史中那些推动改朝换代的大事件中所起到的作用?就靠这一条,墨家就可名垂千古,威震天下。可惜啊,墨者是那么低调,不计功名。

我突然感觉爷爷曾经的研究是多么伟大,对爷爷的突然放弃很是惋惜。“那妙工术又是什么意思?”

“这个比谋术更神了。知道“墨守成规”的故事吧?鲁班曾做云梯助楚国攻宋,墨子前来阻拦出兵,在楚王宫中以衣带为城,竹片为器,与鲁班相斗,鲁班的攻城器械都用尽了,墨子的守城办法还有余。最终鲁班心服口服,而楚王也放弃攻宋。这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止楚攻宋。其实墨子的技艺确实在木匠的祖师爷鲁班之上。不仅如此,墨子在几何学、物理学、机械学等方面的造诣,要甩同时代的科学家好几条街,那可是战国时期啊!墨家机关兽、墨家机关城,我一直希望这不是传说而是真的存在。当我看到那手抄本上的关于妙工术的叙述,你不知道我有多兴奋,这意味着什么?想想看,两千年前我们就能制造那么精良的武器,而墨家一直发展到今天,与时俱进不停地迭代。如果我们今天的军事和科学技术研究中还有墨家的人存在,那么……”张自成说得热血沸腾,站起来在我身边难以自持地来回踱步。

“至于四术中的另外两个,通灵术和仙药术,还有那些墨法和秘术,那,那,那……”他嘴有点儿抖了,几个“那”字说完,居然激动到语塞,什么都没有再说出来。

我是一个彻底的无神论者,毕竟凡事都要以科学考据为基础。看到张自成不能自已的模样,我连忙把话题往回拉。

“成哥,四术就不说了。那一府二宝三籍中的一府,又是什么意思?”

“这就更神奇了!手抄本上说,墨家从第二代钜子开始分裂成三支队伍,秦墨、楚墨和齐墨。秦墨重武,帮助秦国统一天下。但秦皇赢政即位后,秦开始惧怕墨家的力量,牵制秦墨,墨家接连遭毁灭性打击。楚墨也转入地下,以秘密流传,演化为‘墨家隐灵教’。隐灵教的宗旨是继承墨家思想,培养济世人才,为社会兴利除害。教中所收弟子都叫灵子,一共有两种,一为外放,一为内传。外放弟子不问内务,内传弟子不涉外事。这样隐灵教既可以培养济世人才又能避免遭全部毁灭的悲剧。刚才说的张良就属于外放弟子。墨家的灵子,以房字为学号。比如与张良同一时代的外放灵子是君房徐福、子房张、英房黄天琼。内传灵子是宗房凌琛、玉房梁枫、云房狄莹、成房南星寒、异房王飞。”

“啊,大名鼎鼎的张子房,竟然是这个意思!”我惊讶得目瞪口呆,看着张自成。“我说你这记忆力……”“这些,我不是刚刚从手抄本上看到的,你爷爷早前发表的论文中都有。作为一个墨学爱好者,我已经崇拜你爷爷很多年了,很多知识和观点,我都可以背得出来。你不知道,受我爸影响,我从小就特别热爱墨家,几乎到痴迷的程度。”

“我接着说。墨家隐灵教有自己的大本营,就是隐灵洞府。两千年来千变万化,通常都由地宫或机关城构建,用来商讨事情,练功研究秘法。手抄本写着,墨家隐灵洞府,诡异莫测,万夫莫开。两千年来,从来没有一个隐灵洞府被找到过。”

“那村民干嘛揪住我非要二宝三籍呢?”

“手抄本是记叙体,只说了墨家有什么,多神奇,并没具体记录三籍中的任何内容。很多人认为,如果知道三籍中的秘术,那肯定能成为了不得的人。这就像一本惊世天下的武学秘籍一样,你懂吧?”

单单墨家的谋术就那么厉害,那三籍的内容,的确可以让人无比疯狂了。我对着张自成点了点头,“那三籍究竟在哪?跟手抄本有关系吗?”

“前面不是说了吗?上一任钜子有责任找到下一任,把秘密和领导天下墨子的任务交给他。如果这位手抄本的主人顺利地找到了下一任钜子,也就没有今天的事儿了。可惜的是,我认为墨家在那个时期发生了断层,大概因为民国战乱,国家动荡,这位钜子没有找到合适的接替人,因为害怕墨家在他手中终结,所以他不得已藏起了二宝三籍,写下手抄本。他的第一页是这么写的。”

“墨家自祖师开创基业,内修功术,外放贤才,秘密传承两千余载,历经钜子七十二代有余。虽门孤势微,然不乏济世雄杰。为避祸乱得传延,诸子严守功成身退,不使世人有闻。至清亡,业渐衰竭,事难传继,所幸命脉未尽,尚存复兴之机。叹息,机不至而无可为!然则墨家秘法,二宝三籍,乃世间绝学,寥若晨星,空前绝后!可济世救人,成就天下,神功鬼力,玄妙莫测,法力无边,化腐成奇,叱石成羊,机变如神,世所罕见,价值连城!吾年一百十一岁,自知时日无多,故藏匿二宝三籍于墨家隐灵洞府,后事循密而行!仰仗隐灵神明,凭吾教慧颖,预知百年后墨家尚有可为……故留秘籍道语,告以创业要旨,兼传通灵之术,助其成却功业。”

“啊!就是说,这位钜子因为没有找到继承人,就没有把二宝三籍传给当时的墨家弟子,而是把东西藏进隐灵洞府了。”

“嗯,如果没找到有能力的墨家钜子保护二宝三籍,那不如把它们深深的藏起来,不然心怀不轨的人得到了那还了得?当时是乱世,他做的也没。但是你可分析出来了?这手抄本透露给我们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的确,这位钜子一百多岁,临终写下这段遗言,如果手抄本在这里发现,那么很可能他就是在这里遗失的。把墨法秘术封在隐灵洞里这么大的事儿肯定要亲力亲为,那么从来没有被人们发现过的隐灵洞府,很有可能在这附近。所以,爸爸电话里说的三十年前爷爷从户县回来后的诡异表现,他身上的奇怪图案,他对奶奶说这是全世界最宝贵的财富,他回家后的举止异常,甚至他突然放弃了墨学的研究,这一切的不合理,听起来都有个合理的推测了——也许爷爷在这里找到了隐灵洞府并且进去了!我和张自成的眼睛同时发亮,盯住对方。

作为一个墨学爱好者,他想的也许是考古界中震惊世界的一件大事。作为爷爷唯一的孙子,我想的却是爷爷的死亡,他身上中的奇怪的剑伤,他身上的皮肉模糊。如果凶手的目标还没有达到,那么他也许还在那附近,不会放弃。张自成兴奋异常,我苦大仇深。他跃跃欲试想马上出发去探究真相,我摩拳擦掌一心准备手刃仇人。

就这样,我们对看了一会儿,异口同声地说:

“去清凉山看看!”

“等等!”张自成对我举起一只食指,会意地笑了一下。“我虽然是个小公安,但这次行动给我们配枪了,等我去拿上,安全。”

在焦灼等待他的时候,我的脑子清醒了一些,想要不要给老爸打个电话商量一下,白天耿天赐临走时那阴邪的眼神还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还有这手抄本是从他手里传过来的,万一是他的阴谋又怎么办?可如果放弃这个机会,可能会错过那穷凶极恶的凶手。凶手如果还在,充其量不过有把破剑,可我们有枪啊,这可不是爷爷单枪匹马的局面。我正纠结着,张自成已准备得当,站在门口对我挥挥手,示意我出发。一切好像都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就这样我跟他走向了最危险的地方。

今天就更到这里。这本书已经出版了一二册,我最近恰好开了一个头条小书店,想放一些作者签名书,就想到了鸿七龚,跟她求了半天,她才答应给我签三十本。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趁早下手,点击下面横条购买。只有三十本,卖完就没有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